不产出。勿关注。

【mataimp】《英雄往事》

Mata x Imp ,原配初心。估计这cp已经凉的彻底。

只是忽然很难过,打点字。

祝今晚Imp凯旋。



英雄往事

 

夜深忽梦少年事。

*

 

 

具晟彬今年三十岁,前两天刚自己一个人过完生日,蛋糕是从路过的面包店里随便买的,草莓奶油味,裱花繁复,看上去是小女生会喜欢的样式。他点了三根蜡烛,一根代表十年,但看上去不大吉利,后来又在周围补插了三根,六六大顺——至今他还能回忆起一点在中国学到的俗语。

退役六年,他拿自己几年攒下来的积蓄开了家网吧。本来想开在中国,听说更赚钱一点,后来因为签证没办妥,还是回了国。其实他蛮喜欢那个国家,在中国的那几年过得还算平和顺遂,连梦想里的热血也逐渐平和。

网吧开在医院附近,选址的时候他觉得奇妙,仿佛时间穿梭回八年前,他也是在医院附近的网吧里打游戏。那时手腕受伤,每个星期要跑三次医院,他干脆就在网吧里训练,医嘱只听一半,不听的那半是:手不能过度劳累。不过最后那些日夜的努力也没能换来好成绩,回到中国他还是被骂,粉丝回护,他愧疚难当。

现在他是个矮个子的中年男人,十五岁时他就是这个身高,那时看起来又瘦又长,十八岁时他安慰自己一定还会再长,可十几年过去只有宽度横伸,显得他又矮又圆。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早过了气,过去还有粉丝会在街上认出他与其合照,夸他小小一只笑起来过分可爱,现在他于人群中也不过普通一个。

前几天他遇见赵世亨。

韩国就这么小,在街上遇到现役偶像也不算稀奇。具昇彬请他去网吧坐,两人聊天,问到近况,都只说很好。

赵世亨问:“结婚了吗?”

“没有啊,还是单身,哥呢?”

“没结……有个交往半年的女友。”

其实这些事情彼此都知道,明明社交网络都还有互关,却装作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心照不宣地当作这些年没联系的借口。

这个话题在此终结,赵世亨抬头看了看网吧的环境,突然感慨:“像梦一样……”

“什么?”

他拍了具晟彬一掌,“没想到当年乱花钱的小鬼还能做生意啊!”

具昇彬揉揉自己的胳膊,仿佛对方当年的余威还在,他缩着肩膀,“啊,哥真是的……”

“还打游戏吗?”

“……偶尔吧。”

“来一局?”

“……好。”

游戏换了十万八千个版本。赵世亨要临时研究新英雄技能和符文天赋,具晟彬在一旁看,“呀,哥你还是这么认真。”

赵世亨眯着眼睛看屏幕,“我可一直都不喜欢输。”

打不了排位,只能玩匹配。具晟彬的账号里还有当年的冠军皮肤。赵世亨的鼠标在锤石和布隆之间来回闪,他眨着眼睛最后选了薇恩。

赵世亨微微垂下眼,锁定索拉卡。

1楼的人想玩ad,骂他们俩看见了还秒锁,赵世亨啪啪啪打字。

“45bot,你爹带你飞。”

奇怪的组合,也不是不能打,反正都是匹配。过去的冠军选手不比当年,但在匹配里虐虐路人绰绰有余。他们打穿下路,在中路跳舞,团灭对方又送一波,被人骂浪就打字回击,从韩文到拼音“CNM”、“NMSL”,对方也看不懂。具晟彬和赵世亨在网吧座椅里哈哈大笑,路过的店员用惊异的眼神看向自家老板。

战局拖到四十分钟,总算觉得有些疲惫。薇恩开大滚进人群之中以一敌三,出了魔穿的暴力索拉卡紧跟其旁,杀一人奶一口,对方团灭后薇恩还是满血。

推倒基地之后赵世亨扭身与具晟彬击掌。

他们后来又去玩大乱斗——赵世亨喜欢,具晟彬随机到老鼠,觉得手臂上的纹身都在疼。赵世亨随机到ez,他扭头盯着具晟彬的屏幕,皮肤页一动未动,倒数几秒时他问:“怎么不用啊?”

“不好看。”

他不止一次公开说过那只和S4的他长得很像的红老鼠丑。

“哦。”赵世亨在最后一秒换了英雄。

这次随机到的是布隆。

 

他们一共也没玩多久。太阳落山时赵世亨说自己该走了,他本来是出门买点喝的。具晟彬听出他言下之意是他就住在附近,但没有接话,“哦,哥快去吧。”

他想说“我也该回家吃饭了”,但其实网吧楼上就是他的家,他没说。

赵世亨站在门口,两人僵持许久,最后他挥挥手,具晟彬无法透过反光的镜片看清他的眼神,“那以后再见。”

具晟彬点点头,喉咙滚烫,“好。”

 

S4之后Mata没有退役也没有去中国。拳头的新规出来之后,三星两队合并成一个,Pawn和大帝竞争上岗;Deft早知自己会被卖掉,提前联系EDG去了中国;Acorn心甘情愿转做教练,跟homme一起操心这些弟弟;Spirt去了别的队伍,Dandy留了下来,铁三角没变。

拿了MVP奖金,Mata请大家吃韩牛。

S5春季赛伊始,刚拿了冠军的队伍有点飘,说白了就是膨胀,连败三场,回来homme黑着脸,对自己的几个弟弟骂,Dandy最神经刀,几场野区梦游,被Mata嘲讽,Acorn出来当和事佬,主副教练一个巴掌一个枣。

具晟彬珍惜得来不易的同队机会,没日没夜拼命训练,Mata几次想说骚话嘲讽都没机会。

后来状态慢慢回升,春季赛拿了亚军,夏季赛更加高歌猛进,直接拿了冠军。世界赛前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Mata激动地抱住旁边的具晟彬,两只肉圆的手臂箍在他的腰上,激情尖叫。

韩国联赛的奖杯轻飘飘,比不得S赛的那么有分量。但这是一张通往沉重分量的机票。

世界赛前的版本变更让人措手不及。虽然Pawn和Looper都是稳定carry点,但春夏季赛大都依赖imp爆炸输出,实际策略是三保二。

起初跟SKT的训练赛连续失败,队内气氛萎靡,具晟彬翻出Mata前年那张便笺:“不进S赛就退役”,一边撒娇一边打气,“我们再练练嘛,试试新阵容!我金属贼6!”

小组赛输了两场,差点就此打道回府。第三场imp大嘴carry全场,推基地时疯狂亮对标。他模模糊糊听见解说在喊:

“这就是上届冠军的实力!”

半决赛碰上中国队,赢的还算轻松,具晟彬跟在Mata后面蹦蹦跳跳地去与他们握手,对方一个个都比他长得高,还有一个叫TBQ的脸色苍白,他握着对方的手,又去抱抱他,空出一只手拍他的后背,在他耳边用中文说:“加油。”

三星那一年还是冠军。

历史上第一次卫冕。具晟彬仰头望着漫天礼花为他们而洒,Mata在身旁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梦醒了。

具晟彬迅速坐起按掉床头的闹钟,眼睛还没适应房间内的强光,流下一滴生理性的泪水。他揉揉眼睛,摸索着戴上眼镜。

S4刚拿了冠军没多久,赵世亨就发Fb表示离队了。

他曾经问过自己的这位哥哥,在两人都退役之后,“你曾经后悔过吗?”

这个问题两人都有答案,如果没有后悔,赵世亨就不会在刚来中国时往脸书上发自己穿LGD队服的照片,就不会深夜出去喝酒,就不会跑到Lgd的基地只为了与他坐在一起双排,就不会在五人约好了一起用冠军皮肤排位的时候紧紧跟在小老鼠的身旁,还有那些不明所以的对Pyl的恐吓、在他电脑桌面上留下的宣告信。

但赵世亨说:“没有。我不后悔离开三星。”

他接着说:“但在KT的时候,我很后悔当初说deft能做的比你更好。”

“我曾经想过如果身边的ad是你就好了。”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57 )

© 人间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