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产出。勿关注。

【MHA/欧相】A级丑闻

娱乐圈AU。演员欧x演员相。一发完。私设有,ooc是我的。发现大家都很会开车,自叹弗如(。



一见钟情往往是几秒钟的事情,在那一瞬间,欧尔麦特觉得自己坠入了爱河。


-


作为时下最热的动作明星和想被拥抱的男人排行榜第一名,欧尔麦特实际上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受欢迎。

这种“受欢迎”当然指的是成年人、异性之间的概念。由于常年出演世界英雄的角色,欧尔麦特出行被认出来的情况百分之八十来自男性粉丝和儿童。对此他感到不解,毕竟他的经纪人向他发誓,公司并没有对“想睡排行榜”(想被拥抱的男人排行榜的简称)进行刷票。于是他问了同公司的午夜,得到的回答也十分简单粗暴。

她用自己涂红的指甲戳了一下他的肱二头肌,语气里带着愉悦:“当然是因为你这身肌肉啊~”

欧尔麦特对此只能表示不愧是18X艺人。

 

排行第二的人叫相泽消太,是位相当低调的男艺人,欧尔麦特虽然与他同公司却从未与本人见过面。相泽和他不同,走的是有些颓废的艺术男风格,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在年轻女生中似乎很有人气。欧尔麦特对这样的男人会受欢迎非常理解,不过午夜总是意图暗示些什么,说对相泽的“想睡”是另一个层面的想睡。

无论如何,欧尔麦特还是十分期待能与这位第二名在公司年会相见,向他讨教一些受女粉丝欢迎的方法。

然而真的到了那一天的时候,他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给对方一个热情爽朗的拥抱。相泽本人比照片里看上去还要更没精神些,大概是因为年会大都是同公司的熟人,他穿的比电视和杂志里要随意一些。不知道是他散乱的头发还是特别的双眼,总之欧尔麦特对他一见钟情了。他上前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腕,用一双过于深邃的眼睛盯着对方眼球上红血丝的纹路喊道:“相泽君,请跟我在一起吧!”

还好年会人声嘈杂,只有周围的四个人听见了他在说什么,要不然准能上第二天的新闻头条。相泽看上去似乎很不耐烦,往后瞟了一眼自己的经纪人麦克,“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很好的合作对象’?”

麦克沉吟了一会儿开心地笑道:“剧本里你们也是有感情戏的!”

于是他得到了暴打。

 

欧尔麦特从没从上层那里听说他将会和相泽合作,在热情表白的五分钟之后他异常后悔于自己冲动的行为,冢内经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那双臂膀由于常年锻炼拍上去硬硬的,手感不怎么好,“是我忘记告诉你了,抱歉。”

“不,我并不是为此感到难过。”

欧尔麦特眉头深锁,手里的酒杯就快被他捏碎,“我是在后悔刚才没有给他时间审视我帅气的身材。”

 

虽然相泽消太看上去并不想跟他合作了,但合约已签,剧本也是好剧本,欧尔麦特还是在开机仪式上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相泽君。

这一天他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也穿了西装打了领带,看上去像意大利黑手党——欧尔麦特没办法觉得他像社会精英,说不出为什么,反正很帅就好。欧尔麦特偷偷摸摸凑过去,跟相泽站在一起,对方甚至连白眼都懒得给他,直接无视。欧尔麦特有点伤心,但还是鼓起勇气跟他说:“相泽君今天非常帅!”

严格来讲,他们都不是这部戏的主角。主角是雄英事务所今年打算重点培养的新人,叫绿谷出久。欧尔麦特和绿谷很熟,严格来说还算得上是他演戏方面的师傅。

现场有些记者在对着主演提问,绿谷是个面对镜头有些怯弱的少年,对有些问题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于是记者又将炮火转向势头正热的动作戏天王,“传闻欧尔麦特先生与绿谷君是关系很好的前后辈呢?”

欧尔麦特心里吐槽这些不长眼的记者竟然没有看到自己正和相泽君谈话,面上却还是正直的英雄笑脸,“是的,我们之前也有合作过电视剧。”

“您觉得绿谷君作为后辈怎么样呢?”

“绿谷少年是为非常努力的艺人,我相信他一定能够成为下一代雄英的顶梁柱!”

记者似乎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只说了句谢谢就匆匆低头记着什么。

第二天的新闻头条是“欧尔麦特称绿谷出久为自己的接班人,似与相泽消太不合”,配图是他站在相泽旁边,肌肉绷得紧紧地看着对方的照片。

“天啊,”他忍不住摔了报纸,肌肉快要把衣服撑破,“‘欧尔麦特故意显露肌肉,面相凶狠,似乎在对同事务所的艺人,相泽消太示威’,这是什么鬼话?!”

转而又蹲在角落里缩了起来,虽然他这种身材也缩不了多小一团,但的确看上去有些委屈,“我明明是想展示肌肉讨好相泽君的……”

经纪人冢内为难地笑着,“您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午夜说我的‘想睡’第一是因为肌肉,她交往过的男人这么多,不会有错的。”

不,大错特错了。

冢内心里想道,最后以更委婉一些的方式表达了这个意思:“嗯……相泽君作为一个男人的思考方式肯定是不同的吧。”

“噢……你说的很有道理。看样子我需要换个风格。”

……他的经纪人先生听到这话之后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开机仪式相泽还能躲着欧尔麦特,正式开拍的时候却不能不接触,毕竟两人还有着相当可观的对手戏份。欧尔麦特一如往常饰演着英雄的角色,相泽则饰演他的同伴,编剧为了迎合时下观众的喜好,为两人加了一点点暧昧的情节。

欧尔麦特光明正大地找他对戏,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欧尔麦特对剧本中的暧昧场景浑然不觉,每次都演得十分正直,编剧和导演看了连连叹气。相泽倒是乐得轻松,由于年会上发生的事和后来的肌肉事件,他原本以为欧尔麦特是个与荧幕形象不符的、轻浮的人,现在看来是他错怪了对方。

除了频繁的对戏之外,欧尔麦特似乎没有对他造成更多的负面影响了——况且多对对戏也不算是坏事。每天带过来的便当甚至十分美味,是的,欧尔麦特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是做便当,相泽想如果自己将这条消息披露给女性杂志,剩下的那些肖想着他的身材的小姑娘们也会对他失去兴趣。不过他当然不会这么做,因为造成的结果很有可能是自己成为第一名,需要在杂志和电视上抛头露面,他讨厌这样。

欧尔麦特也是不担心自己的爱好被众人知晓的模样,他甚至非常开心地跟相泽约定——当然这约定也是他单方面的,相泽表示并不成立:“相泽君竟然不好好吃饭!这样身体可不行!不过既然我知道了相泽君的生活习性,我也告诉你我的小爱好吧——我喜欢做便当,以后会每天帮相泽君带的。”

相泽还是很讨厌吃饭,但一定要吃的话,欧尔麦特的便当还是比剧组的盒饭要好很多。

好吧,他就是妥协了。

 

对欧尔麦特的再次改观是拍一场打斗戏时,是场非常危险的戏,导演建议采用替身,但他坚持亲自上阵,“我是孩子心中正义的化身,怎么能做胆小者,让别人替我负担危险!”

配着的是他标志性的露齿笑。

在此之前,相泽以为界内传闻的“欧尔麦特式敬业”顶多只有百分之七十的程度,直到亲眼看到他腹部被铁质道具戳破的伤痕,亲手摸到流出的血液,才相信了,国民英雄欧尔麦特是百分百真实的,甚至反而希望这个男人是会耍滑头的性格。

至于欧尔麦特本人不知是不是习以为常,他看着相泽沉默低垂的脸,出声安慰:“英雄嘛!这都是正常的!”

但是相泽不这样想。

“你不是英雄。”

欧尔麦特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秒,“你在说什么呢相泽君。”

相泽直视着他的眼睛,“欧尔麦特先生并不是英雄,您也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欧尔麦特在那一刻大概是读懂了相泽的意思,肩膀松懈,差点要哭出来,也忘记了伤口的疼痛,伸手抱住了相泽。后者没有拒绝,像是启示什么的信号。

自那之后两人开始变得“粘粘糊糊”——此评语出自相泽的经纪人麦克之口,当然他们在戏里还是十分正直,甚至似掩饰一般与戏外的和谐场景完全成反比,原本相泽还演得比较松散,最近也变得越来越严肃了。导演和编剧为此愁得掉了一地的头发。

“相泽君,我们这不是什么正八经的严肃英雄电影……”

“我认为您的说法极其不合理。”

哦,好吧。导演抚着额头就当没看见他耳朵上的红晕。

 

欧尔麦特和绿谷出久在戏里的关系和现实生活中有些像,两人都称得上是本色出演。不仅如此,欧尔麦特对他摸头、拥抱这类的动作也做得得心应手,反而让人有往其他方向想的空间。麦克也是嘴贱,导演本来已经放弃从相泽这里入手,他非要调侃自己的艺人一句:“哎呀,小出久和欧尔麦特看上去有cp感多啦。”

相泽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之后在欧尔麦特再次“逼迫”他吃下自己做的便当时,相泽突然问:“欧尔麦特先生喜欢我?”

欧尔麦特愣了一下,紧接着神采奕奕地回应道:“噢!没错!我对相泽君一见钟情!”

“那么是喜欢什么地方?”

欧尔麦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做出思考的动作。相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为什么喜欢我?”

欧尔麦特答不上来具体的东西,这个时候他就跟电影里肌肉发达的笨蛋英雄一模一样了,“嗯……可能是感觉吧……相泽君的长相我也非常喜欢……人也很可爱……嗯……总之都非常喜欢!”

他咧嘴笑,伸手比了一个大拇指。

相泽看上去有些失望,但没说什么,乖乖地低头吃便当,手里的便当盒是粉红色的,和他很不相衬。他想,就是这样的,很不相衬。

 

全剧组杀青那天欧尔麦特换了一件粉红色的西装,专门在拍完戏后换上了。虽然是西装,却是可爱风。他离相泽很远的时候就爽朗地招手,“相泽君!我今天的衣服怎么样!”

相泽忍住了心里的吐槽,做出诚实而委婉地回答:“不太适合欧尔麦特先生。”

“噢……”他看上去有些为难,“我看网上说男人会喜欢自己的另一半做可爱的打扮,看样子相泽君也不是这样的呢。”

“一般来说都不会喜欢的吧,”相泽冷漠脸悄悄跟他拉开了一点距离,“极不合理。”

跟在身后的冢内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长叹了一口气,欧尔麦特先生的理解能力仍旧如此堪忧啊。

 

杀青之后相泽与欧尔麦特见面的机会变得少之又少,除了每天定时定点发来的“慰问短信”,他几乎就要以为欧尔麦特的告白只是自己的一场梦了。

上述的“告白”指的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而是在杀青聚会结束后。欧尔麦特穿着那件惨不忍睹的粉红色西装把他堵在酒店的包间里,其他演员们都走了,心地善良的绿谷出久甚至在临走前担忧地问了他们“没事吧”,得到的回答当然是“没什么”,不过欧尔麦特的回答则令人浮想联翩,他说“这是成年人们的事情”。

结果就是绿谷少年红着脸跑了,欧尔麦特愉快地关上了门。

“您要做什么?”

欧尔麦特自觉两人最近的相处十分融洽,看到了自己追求之路的曙光,他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掏出一束红玫瑰,在相泽的面前单膝下跪。

“我喜欢你,相泽君。”

相泽虽然有预感,但真的面对时还是有些慌张。他用严肃和冷漠掩饰自己的手足无措,并且板着脸以求自己的牙齿不要颤抖:“我们不太合适。”

欧尔麦特歪着头不解,“是因为我们都是男人吗?”

“不光是这个问题……”

欧尔麦特站起来,将花塞进相泽的怀里,然后拥抱了他一下。他说:“我知道了!是我的努力不够,我不会放弃的!”

他抹着眼角的泪水离开了,剩下抱着玫瑰花的相泽愣在原地。相泽原本有些难过,现在眼睛干涩,只想追上去把那家伙暴打一顿。

“什么啊……那个混蛋。”

 

长时间不能见面带来的自然是不安和疑惑,但相泽知道自己没有能够将其宣之以口的身份。麦克虽然行为滑稽,但意外的是个观察细致的人,他看着自家艺人更加严重的黑眼圈,像个过来人一般给出了建议:“心口不一很不好的。”

相泽飞了他一个白眼。

可惜的是,还没等他自己想清楚自己喝欧尔麦特之间的事,网上就铺天盖地地传起了欧尔麦特的丑闻。一条一条都是控诉他性侵同事务所的后辈绿谷出久——相泽当然知道这实在荒诞可笑,但还是忍不住点进去看。

报道配的照片全都是欧尔麦特和绿谷出久的暧昧动作,并肩走、摸头、拥抱,甚至还有视频,是绿谷出久红着脸从一个包间里跑出来,过了一会儿欧尔麦特也从包间里走出来。相泽笑了一下,觉得现在的狗仔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视频剪辑的跟真的一样,就是他们肯定不敢相信,当时欧尔麦特正在包间里跟自己告白。

虽然知道是假的,但他还是无法忽视两人之间暧昧的可能性——毕竟那些照片里还有两人私下见面时拍的,电影杀青后相泽就没与他见过面了。

他在等欧尔麦特的短信,往常下午六点半时他会准时提醒自己吃饭,但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大概是因为丑闻忙得无法缠身。

绿谷出久先发了声明,说自己与欧尔麦特只是正常的前后辈关系,平日也受到很多帮助,根本不存在报道中所说的受到强迫。效果甚微,媒体将其打成是迫于事务所的威压和欧尔麦特的威胁才出面发声。

欧尔麦特的经纪人紧急出了声明,也没什么用。虽然一直没有石锤,但大众都是这样的,他们宁愿相信一个人道貌岸然,也不愿意相信一个人正直如斯,丝毫没有黑点。一时之间各方势力下场,力图将欧尔麦特——以及他背后的雄英从业界第一的位置上扳倒。

 

晚上十一点,相泽消太关了电视,失望地关掉了自己的短信页面,房间里静悄悄的,能听见时针咔咔咔行走的声响。然后他接到经济人的电话,铃声吓了他一跳。

“你快看推特!!”

只有这么一句,就挂了电话。相泽气得面露青筋,没好气地打开推特,发现自己被疯狂艾特,根源是欧尔麦特刚发的状态。

“我一直在追求相泽君,拜托记者朋友们帮帮忙,不要造谣了!我对相泽君是一心一意的!请相信我!@相泽消太 还有刚才没空发短信,希望相泽君今天好好吃饭了。”

 

彼时相泽消太还没考虑好两人之间的关系,但他不想那么多了,直接回了一句:“笨蛋!”

 

(不一定有后续,嗯。)


粉丝表示:请两位快点结婚吧(。


评论 ( 7 )
热度 ( 165 )

© 人间格 | Powered by LOFTER